經濟視野網 > 調查 > > 正文

保潔品質難以保障 如何讓游客對客房衛生不再焦慮?

根據《旅游飯店星級的劃分與評定》及相關規定,經研究決定,對9家旅游飯店取消五星級資格,對6家飯店限期12個月整改。公告特別提及,在近期文化和旅游部組織開展的暗訪檢查中發現,部分五星級旅游飯店衛生安全等問題嚴重。

  不少星級酒店客房保潔員以初中學歷、40歲以上阿姨為主,多把保潔當過渡,有經驗后就轉行當保姆、月嫂,流動性很大,保潔品質難以保障

  如何讓游客對客房衛生不再焦慮?

  業內人士呼吁,改變更需全行業自律

  閱讀提示

  1月6日,全國旅游星級飯店評定委員會發布今年1號公告稱,根據《旅游飯店星級的劃分與評定》及相關規定,經研究決定,對9家旅游飯店取消五星級資格,對6家飯店限期12個月整改。公告特別提及,在近期文化和旅游部組織開展的暗訪檢查中發現,部分五星級旅游飯店衛生安全等問題嚴重。

  業內人士認為,在酒店供大于求、盈利能力逐年下降背景下,一線保潔員若留不住,酒店衛生安全將很難達標,游客由此引發的擔憂和“焦慮”很難消散。

  元旦后一個工作日,早上7:30,林敏娣(化名)穿著價值不菲的風衣,配上名牌手提包,從別墅出發開車駛向附近一家五星級酒店。她并非去消費,而是去做客房保潔。

  5年前,她還住在農村自建房。之后,家里600多平方米祖宅“拆遷”,她變身“房姐”。本可收租享福,她卻“閑不下來”,“我才40歲,兒女都成年,在家也是閑著,不如出來找事做。”于是,她和同村“房姐們”脫下精致裝扮,穿上制服,成了五星級酒店保潔阿姨。

  每天花9小時打掃12間房

  上午8:30,林敏娣和往常一樣從員工通道進入酒店打卡。換上工作服,開完早會,領了物料,她推著工作車和吸塵器開始一天工作。

  確認客房無人后,她對表,在工作單上寫上“入房時間9:00”,刷卡進屋。開窗通風,檢查燈具、設備有無破損,確認客人房內消費情況,這是她開始清掃前標準動作。隨后,她麻利地撤下床上和衛生間的臟布草。據她回憶,旺季一個月經她手的布草近5000斤。

  衛生間內,從浴缸、淋浴房到洗面臺、馬桶,都對應她手中不同顏色毛巾!豆と巳請蟆酚浾咦⒁獾,她先后使用浴缸刷、百潔布、牙刷、玻璃毛頭、刮水器、馬桶刷、海綿等21件工具,光毛巾就有6種。林敏娣說,臺面是否留下積水、浴缸水蓋是否鎖緊、淋浴房玻璃是否留有水漬、洗漱用品是否換完……這都是酒店管理人員對保潔質量檢查的重點。

  客房水杯是否消毒清潔到位,是近一年來檢查“重點”。據國家頒布的《旅業客房杯具洗消操作規程》,杯子不能在酒店房間內清理,需要統一消毒處理。

  清潔窗戶及軌道、客房吸塵、擦灰、擦鏡面玻璃及裝飾品、更換酒店宣傳用品……在林敏娣發給記者的工作手冊里,有55個PDF文檔,詳細記錄超千條保潔標準和操作規程。“這都是集團標準,別的國際酒店也差不多。”林敏娣坦言,上崗前雖培訓,但這些標準對最低年齡40歲、只有高中學歷的保潔阿姨來說,光靠腦子記不行,只有重復操作,才能把標準變成“習慣”。

  離開房間是9:47,還有11個房間等她清潔。林敏娣算了個賬,在國際星級酒店,她這樣的“熟練工”整理房間平均需45分鐘。保潔員忙時一天要打掃12間房,不停不歇需整整9小時。“幾乎所有阿姨胃、腰、頸椎、肩膀都有問題。”林敏娣一邊推著工作車趕往下一個房間,一邊對記者說。

  客房服務衛生安全存隱患

  有15年酒店管理經驗的Mia向記者透露,在福建林敏娣這樣的客房保潔員每月底薪不到3000元。每清潔一間房能多賺15元,就算一天做滿12間,每月做滿28天,月入不過8000元。林敏娣告訴記者,要不是考慮離家近,五星級酒店環境好,工作條件優越,她和“房姐們”早拎包走人了。

  可這些年,一些本不可能出現在這里的紛亂場景卻日益常見。

  據廈門某國際酒店銷售總監介紹,為提高客房租售比,國內二三線城市多數國際酒店都會聯合會務公司和旅行社,在淡季吸引低價團入住。

  “500多元房費看似價格不低,但我最多見過6人住一個標間。”林敏娣感嘆,“這場景在經濟型酒店都很難看到。”

  福州七天酒店房務經理方浩證實該說法,“經濟型酒店單間房傭金雖沒五星級酒店高,但工作簡單省時。”在經濟型酒店,杯子是一次性紙杯,浴巾由烘洗廠直接封好包送來,20分鐘就能清掃完一個房間,“五星酒店計件工資比我們高30%,但他們做一間房工夫我們能做兩間,每月下來我們掙得不比他們少”。

  “房務部門管理人員與銷售、餐飲、前臺動輒數萬元工資收入相比也存在很大差距。”有工作人員向記者說。

  據全球最大酒店連鎖集團萬豪統計顯示,客房收入占其酒店總收入40%~60%。與之相比,房務工作人員收入比其他崗位明顯偏低。日前發布的《中國區一線五星酒店薪酬指南》顯示,對北上廣深及港澳地區五星酒店部分崗位薪資水平調查發現,客房總監中位數年薪為33萬元,不及市場總監年薪50%。

  Mia坦言,不少酒店業主認為只要不空置,客房就能產生收益,讓酒店不空置的不是房務人員,而是銷售、宴會、餐飲等前端工作者。在Mia看來,房務工作人員收入低,造成客房服務質量不穩定,存在衛生安全隱患。

  呼吁全行業自律

  林敏娣在酒店工作了兩年半,她告訴記者:“每個月都有人走,最短的連一天都沒堅持下來。”

  據廈門某國際五星酒店總經理介紹,所有國際連鎖酒店都需依靠外包團隊完成客房保潔工作。“普通客房按20元,套房按30元,外包公司再與臨時保潔人員結算工資。”薪酬有限情況下,能招到的勞動力以初中學歷、40歲以上阿姨為主。她們多把保潔當過渡,有經驗后就轉行當保姆、月嫂,流動性很大。對這些“非編人員”的保潔品質,不少酒店管理人員表示既無法監控,更無法管理。

  星級酒店每年都有3~4批內審人員對酒店服務情況暗訪審計,審計不合格且情況嚴重甚至存在被摘牌危險。管理團隊面對的壓力,最終都會傳導至客房保潔員工作中。“永遠做不完的房,永遠學不完的新標準。”這是林敏娣們的工作常態。

  福建某五星酒店房務總監告訴記者:“不需內審,也不需檢查布草,只要告訴酒店房間數、平均入住率和現有保潔員人數,就能知道這家酒店客房保潔到底達不達標。”在她看來,在酒店供大于求、盈利能力逐年下降背景下,如果留不住一線保潔員,游客對于酒店衛生安全的擔憂和“焦慮”就很難消散。

  而一年前因在微博曝光5星級酒店存客房衛生安全問題引發業內關注的“花總”認為,改變上述問題靠一兩個“爆料者”和“吹哨人”顯然不夠,而是更需全行業自律。

  李潤釗

  原標題:保潔品質難以保障 如何讓游客對客房衛生不再焦慮?

  免責聲明:

 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經濟視野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。

俄罗斯冰球打架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 福彩3d和值尾走势图带连线 内蒙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彩票投注四大技巧 吉林快三怎么玩能赢 福彩p62怎么算中了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上海11选5彩经网 11选5投注平台辽宁玩法 美股指数历史数据